| |

《争什么宠?娘娘后宫搞事业赢麻了》

第05章 厚赏林氏

  林夕梦冲撞赵良娣被抓到暗房行刑这件事,很快传遍后院,当然也瞒不过谢辰瑜。

  女人们一边暗爽,一边暗恨赵良娣为什么不再狠一些,这种漂亮得叫人嫉妒的贱人就该早早去死。

  至于谢辰瑜,他压根没当回事。

  赵海摸了摸鼻子,只想扇自己一巴掌。

  瞧瞧这是多嘴什么,后院的侍妾对爷来说,不是棋子就是玩意儿,那算个东西吗?

  拍马屁这是拍到马蹄子上去了。

  “再有下次,你也去暗房上夹棍”

  话不多,但是够狠。

  “是!”赵海冷汗涔涔。

  但是半晌过后,谢辰瑜还是丢给他一瓶白玉羊脂膏。

  “给林氏送去,别叫她死了,爷还要用她”

  “哎”

  赵海一溜烟儿跑了。

  ——

  碧波苑,青青给林夕梦上药。

  “爷专门差赵海公公来送药,说明还是关心您的,主子以后万不可莽撞”

  “那赵良娣虽然不像话,可据说她爹是个有本事的,爷还是挺看重她的”

  “好吧”

  林夕梦放平心态。

  现在惹不起,不代表永远惹不起。

  反正已经在死亡线上疯狂挣扎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至于谢辰瑜,他的反应再正常不过。

  林夕梦一点儿也不在乎。

  接下来的几天,后院突然转了风向。

  赵良娣没有受罚,反而还得宠了几日,崔良人也被接过去两回。

  而林夕梦像是突然被遗忘了似的。

  没有宠爱,没有打脸,也没什么惩罚。

  后院的女人们开始摩拳擦掌,此等魅惑人心的妖孽现在不除更等何时?

  就在林夕梦四面楚歌八方来敌的时候,她又被召寝了。

  流程和上次一样。

  先伺候用膳,再滚床单。

  唯一不同的是。

  谢辰瑜瞥了眼她包扎好的手指,把一碗乌骨鸡汤推到她面前,命令。

  “喝了它”

  林夕梦:“……”

  乌鸡不是女人补血吃的东西?怎么男人也吃?果然是纵欲过度的纨绔,都开始学女人补气血了。

  喝了它好是好,可是吃不饱啊。

  林夕梦一饮而尽后非但没有打嗝,反而肚子又咕噜了几声。

  谢辰瑜抽了抽唇角,又把一道白玉蹄花,一道牛乳海鱼推了过去。

  “全部吃完!”

  闻见香味的林夕梦食指大动。

  谢了恩就坐下开吃。

  蹄花炖得又软烂又入味,入口劲道又不难嚼,火候力度刚刚好,吃一口还想第二口。

  海鱼更是细腻入味,配着牛乳的醇香,连吃带喝简直让人飘飘欲仙。

  狼吞虎咽两道菜下肚,林夕梦终于打了个饱嗝。

  “多谢主子爷怜惜,我吃饱了”

  “嗯”

  谢辰瑜满意颔首,唇角不由自主勾了勾。

  当晚,林夕梦滚床单都格外卖力。

  和上次的疯狂发泄不同,这回是真卖力了,靠的是她前世读过的爱情小说,看过的动作电影。

  也正是因此,她能明显感觉到,这个执掌她生杀大权的人是满意的。

  次日清晨。

  谢辰瑜起身离开前亲自交待赵海。

  “厚赏林氏”

  赵海忙顿首答应。

  ——

  林夕梦又得宠的消息迅速传遍后院。

  女人们彻底懵了。

  这皇子爷到底是什么想法,宠还是不宠啊?

  一会儿挨打也不管,反而还看重赵良娣,一会儿又叫过去侍寝,还厚赏,像模像样的。

  想来想去也没得出个结论。

  最后女人们咬着牙一致诅咒。

  一定是林夕梦那贱人勾着爷的魂了,让殿下欲罢不能,想丢开又丢不开的。

  “长成这样的妖孽,早晚要误了爷的大事,定要早早除去才好”

  赵良娣是最恨的,也是最早和林夕梦结下梁子不希望她得宠的。

  正要谋划着怎么算计的时候,她身边最得力的赵嬷嬷上前劝。

  “主子您可消停点儿吧”

  这嬷嬷是赵良娣的奶娘,一起跟着进府伺候,平日忠心耿耿,也最得赵良娣信任。

  “您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好好稳着”

  “趁这两年主子爷没娶正妃,您先生个孩子出来,哪怕是个女儿也比这样干耗着强,皇家又没什么正妃进门前不许庶子出生的规矩”

  “多生孩子您以后的地位不就更高?”

  “家里的老爷夫人也跟着您沾沾光”

  一番话,赵良娣醍醐灌顶。

  “嬷嬷说得对,是我大意了”

  还是想争宠,但一想到家里父母拼命想法子把她送进这皇子府,可不是让她来争宠的。

  “罢了,且让她消停两天,看不惯她的多了去了,自有人收拾她”

  “正是呢”,赵嬷嬷撇着嘴。

  “等您生下爷的长子,就算是正妃进门也得待您客气三分,何况一个小丫头,您动动手指就能碾死她”

  一番话说得赵良娣眉开眼笑。

  她琢磨半晌忽然吩咐。

  “赶明儿找个大夫来替我瞧瞧,多配几服药,争取下次侍寝就能怀上”

  “哎”

  ——

  碧波苑

  林夕梦正抱着一大堆赏赐眉开眼笑。

  “啧啧啧,有钱了有钱了,可算是有钱了”

  虽然碧波苑被装饰得琳琅满目,可那些东西都是入了册了,只能给她摆着,不能拿来换银子。

  这次就不一样了。

  单说那一托盘白花花的银锭子,就足足有二百两。

  还不算那一盒金首饰,一盒银簪子,两对儿玉镯子,还有两串一百颗的东珠,两大块南红玛瑙原石。

  这些东西她可以卖掉,也可以送到工坊里找师傅打磨镶嵌。

  “青青,这个给你”

  “这个也给你”

  林夕梦抓了两个银锭子,一对儿玉镯子塞到青青手里。

  “这些时候你跟着我可是受苦了,我没什么好前途,你要是有好去处,看看能不能贿赂贿赂谁,给你调走吧”

  青青:“……”

  “最难的时候咱都过来了,这会儿主子要赶我走?”

  青青把东西又放了回去:“主子我不缺,这些东西你留着”

  她只要不犯错,至少还能赎身嫁人。

  主子就不同了。

  熬得住就得熬着,熬不住就是个死。

  后院不比宫里头好过多少,这些主子们,一个比一个苦着呢。

  林夕梦莫名有些感动了。

  青青真好,是穿来这个世界唯一一点儿温暖了。

  记忆中,就算最落魄的时候,她也没走没闹,一直伺候在她身边。

  这样的丫鬟,值了。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