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争什么宠?娘娘后宫搞事业赢麻了》

第07章 紫荆和大贵

  林夕梦这里,丰丰盛盛吃了顿饭。

  她又让青青把那四个丫鬟四个太监叫到跟前。

  碧波苑的庭院里,林夕梦坐在廊下,一边观赏波光粼粼的翡翠湖景,一边盯着八个下人。

  她忽然指着一个丫鬟和一个太监。

  “就你俩了,剩下的都退回去吧,我不过是个通房,实在用不了这么多人”

  “咱们好聚好散,不耽误你们奔前程了”

  她让青青一人赏了五两银子,打发走了。

  剩下的两人规矩上前行礼:“参见主子”

  林夕梦淡笑:“刚才也忘了问了,你们可愿意跟着我?我这儿不算什么好去处,若不愿意,趁早说出来咱们好聚好散”

  两人忙惶恐磕头,嘴里说着一万个愿意。

  林夕梦就笑。

  “那我可丑话说前头,我眼里揉不得沙子,若是叫我发现背主的事,我虽没本事,弄死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两人瑟缩着发抖:“多谢主子教诲,奴婢/奴才不敢”

  林夕梦起身伸了个懒腰。

  “好!”

  “跟了我,就把以前的名字忘了,你叫紫荆,你叫大贵,我没读过太多书,已经尽力了,将就些”

  “多谢主子赐名”

  打今儿起,林夕梦身边除了青青一个大丫鬟,就多了紫荆和大贵两个下人。

  她带着三人围着碧波苑转了一圈,最后面对翡翠湖站定。

  “总算有个宠妾的模样了”

  ——

  此时谢辰瑜的书房。

  赵海弓着身子将一沓资料举到头顶。

  “爷,这是您让奴才查的林家的情况”

  谢辰瑜放下画笔,接过资料随手翻看起来。

  高高的烛台上烛光跳跃,映在谢辰瑜脸上,遮不住那满脸的冰霜。

  赵海垂首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不知过了多久,谢辰瑜‘啪’一声把资料撂到桌案上,潇洒起身。

  “堂堂大将军延误军机,这林镇岳也算活该”

  他挥手:“都收起来吧,叫林氏过来伺候笔墨,爷继续画”

  桌案上俨然摆着一副未完成的美人赏秋图,

  胸脯丰满的女子穿着半透明的薄纱,在月色下翩翩起舞,身上的彩带随着秋风肆意翻飞。

  画笔正好落在最后几片落叶上。

  赵海收拾完资料退出去,林夕梦正好进来。

  “见过爷”

  “嗯”

  行过礼,她规规矩矩立在桌案旁研磨。

  一身双面锦的缂丝套裙,头上珍珠步摇玛瑙簪子,和原本的穷酸形象截然相反,像极了深宫里受尽宠爱的红颜祸水。

  谢辰瑜满意。

  “想不到林大将军的女儿,竟如此倾国倾城”

  他游走画笔,吹干墨迹,将完成的画摊在桌上慢慢欣赏着。

  “只可惜比本殿笔下的美人差了些韵味,若是再丰满些就好了”

  林夕梦看看画卷,又看看自己,扬唇一笑。

  “只要爷喜欢,妾身今晚就回去加餐”

  谢辰瑜高高勾起薄唇,用一副‘果然懂事’的眼神看着她。

  “你除了美貌,还会什么?”

  林夕梦想了想:“妾身会厨艺,还会穴位指法按摩”

  谢辰瑜眼前一亮:“那好,本殿正好累得脖子酸,你来……”

  “是”

  话音未落林夕梦已上前替他按摩起来,谢辰瑜闭上眼。

  果然是聪明人,林氏越来越叫她满意了。

  “手还没好全?”

  察觉到她有些力不从心,谢辰瑜半眯着眼。

  林夕梦咬了咬唇,倔强一笑:“没什么,请爷放心”

  谢辰瑜沉默半晌。

  “赵良娣是父皇亲赐,她父亲在朝为官,家世不错,本殿不能随意休了她”

  “嗯”,林夕梦淡淡。

  谢辰瑜继续:“要爷帮忙吗?”

  “不需要”

  林夕梦斩钉截铁。

  若连小小后院女人都征服不了,还搞什么狗屁事业。

  听到对方果断利落,谢辰瑜不由多看她几眼。

  见她正抿着樱桃红唇小脸通红。

  谢辰瑜不觉呼吸都凝滞片刻。

  他自问也算阅览无数美人,高矮胖瘦均有涉猎,居然还过不了此女这一关。

  谢辰瑜摇开折扇不紧不慢摇着。

  ——

  当晚是林夕梦侍寝。

  谢辰瑜总算心满意足睡去。

  林夕梦歪在松软的被褥里。

  她咬牙切齿默念不亏,好歹是个美男,瞧瞧表姐孟雨溪不得伺候个糟老头。

  对比一番,林夕梦沉沉睡了过去。

  而此时后院有大波的人失眠。

  赵良娣的锦兰苑不时传出噼里啪啦的摔砸声。

  崔良人的芙蓉轩彻夜亮着灯。

  翡翠湖以北散落的角角落落,也断断续续传出打骂奴才的动静。

  所有这一切都来源于一个事实。

  “以前主子爷从不会独宠一人这么久,她林夕梦有什么特别?!”

  芙蓉轩里,崔良人捂着心口眉头皱成一团。

  太难熬了,这没黑没白的日子熬得她年纪轻轻一身的病。

  “荟儿,你说我不得宠,有个孩子也行啊,这漫漫长夜什么时候是个头?”

  荟儿奉上乌黑的药汁:“您是良人,是有资格抚养孩子的,实在是不能生,不妨叫侍妾们生?”

  崔良人眼前一亮,立刻想到林夕梦。

  林夕梦是侍妾,且是罪臣之女永远翻不了身的那种,她既然那么得宠,就该好好为主子爷生孩子啊?

  待她顺利诞下麟儿,就该好好上路了。

  去母留子,她这下半辈子就有依靠了。

  ——

  次日,林夕梦回到碧波苑。

  果不其然又有人来拜访,这次是几个后院不得宠的侍妾。

  “林姐姐,还是你这里宽敞,我那里又小又破,老鼠蟑螂什么都有”

  “梧桐轩现在是我住着,也不知有没有林姐姐这样的福气,能有机会住到碧波苑来”

  “对了,碧波苑还有几处空房间吧?按道理姐姐一个人单独住是不合规矩的,要不您给爷说说,让我来做个伴儿?”

  她们叽叽喳喳。

  眼珠子滴溜溜将碧波苑打量了个遍,嫉妒的火都快把林夕梦烤化了。

  她摇着扇子嘻嘻一笑:“不能”

  “后院的姐妹们住哪儿,一来有爷做主,二来还有赵良娣,哪里轮得上我说话?姐妹们太看得起我了”

  那几个侍妾立刻就不满意。

  其中有个吊稍三角眼的撇起嘴:“是不愿意被我们分宠吧?大家都是姐妹,尤其是咱们侍妾,才最是应该抱成一团的”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