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帝歌)

010 被迫当大佬的虞凰

  邓卫东低着去看那少年,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间,邓卫东忽然感到后背发凉。少年的眼神像是在控诉他,控诉他幸运的躲过了一劫,而他却成了替死鬼。

  邓卫东被少年的眼神吓得腿软,他一把捏住大骏的手臂,对他说:“走!”

  大骏联想到邓卫东先前说的那些话,也顾不得说什么,拽着邓卫东就走了。走到一个花坛旁,邓卫东拉着大骏在花坛边坐下,他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到了痛感,才倒吸了口凉气。

  “见了鬼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大骏吞了口唾沫,呢喃道:“卫东,你今天是遇到了贵人,大佬!”一个神秘的、强大的、擅长占卜的大佬!

  邓卫东还没有从那份震撼的情绪中走出来,他反应慢半拍地点了点头,抓住大骏的手,说:“我要想办法找到她!我要跟大佬当面道谢!”

  -

  虞凰并不知道,她的一句话变改变了一名少年的命运。她跟着虞东海徒步走进一片破败吵闹地城中村,这里房子拥挤的靠在一起,有些危楼的墙皮摇摇欲坠,下面立着一个个‘危险’的标志。

  住在这里的人,都眼巴巴的等着政府来拆迁,但这么多年过去了,附近高楼大厦盖了一片又一片,他们始终也没有等到那一天。

  虞东海告诉她:“当年你被带走后,我就搬了家。”虞东海不敢在原来那个房子里生活,因为那里布满了虞凰生活的痕迹,虞东海看到了就伤心。

  虞凰挽住阿爹的手臂,随他缓慢地前行。

  虞东海领着虞凰拐进一个小巷子,手指着前方,说:“咱家就在这条巷子里,你记住了,是9号巷。”

  “嗯。”

  阳光被房屋挡住,狭窄的巷子里的光线比较昏暗。

  虞凰抬头,看到头顶是一片杂凌乱的电线,它们密密麻麻,就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这些‘贫穷人民’罩在网子里。他们能看见电网外的繁华热闹,却走不出这片网。

  有人活在天堂,就有人死在地狱。

  “到了。”虞东海的脚步停在一张铁皮门前。虞东海告诉虞凰:“房子是租的,在二楼,有些小,你可能住不习惯。”

  “没事。”给她一个破麻袋,虞凰都能钻进去睡一觉,她对吃住一点也不挑剔。

  虞东海打开院门,虞凰跟着走进去,见一楼有个小院子,院子里摆着一排在充电的电瓶车,旁边还有一辆三轮车。虞凰盯着那些电瓶车,意识到这个地方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

  她想要给虞东海换套房子。

  通往二楼的楼道有些狭窄,虞凰想要扶虞东海,却被虞东海给拒绝了。“我能行。”虞东海动作熟练的爬到二楼,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门,邀请虞凰进去。

  虞凰一进去,就被眼前逼仄的房子给吓了一跳。

  房子是真的‘小’,进门左手边就是厨房跟餐厅,没有客厅也没有阳台,只有一个飘窗台。右手边是卫生间,卧室入口挨着餐厅。

  这房子小到在房间里放个屁,站厨房里也能闻到。

  虞凰是真的被这个环境给吓到了,她猜到虞东海的日子过得很拮据,但没想到会如此的困难。

  见虞凰在打量房子,虞东海表情有些窘迫,他生怕会从虞凰的脸上看到嫌弃跟厌恶的表情。

  好在虞凰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不满之色。

  虞东海松了口气,告诉虞凰:“家里只有一个房间,等会儿我会把东西搬出来,晚上我睡飘窗,你睡房间。”那飘窗其实是个晾衣台,虞东海要睡上面的话,得蜷缩着腿才能屈就。

  “阿爹身体不好,你睡房间,我睡飘窗吧。”

  “不行,你是女孩子,女孩子必须有自己的房间。我是个粗人,哪儿都能睡!再说,你还得回学校去读书,房间写作业更安静。听我的,你睡我那屋,我睡客厅!”

  见虞东海心意已决,虞凰只能妥协。

  天色渐晚,虞东海怕虞凰饿了,打算先给她做点儿吃的再收拾房间。虞凰想帮忙,却被虞东海给拒绝了,“你脸还不能碰油烟,给我去房间里待着。”

  “…好。”

  虞凰想要洗个澡,走进厕所才发现没有换洗衣服。她走到厨房门口,问虞东海:“阿爹,这附近有商场吗,我去买几套衣服。”

  虞东海说:“有,吃了饭我带你去。”

  虞凰见虞东海靠着橱台切菜,洗菜时还得拄着拐杖挪动,她是真的有些不忍心。虞凰走进厨房抢走虞东海手里的刀,她说:“今天是咱父女团圆的日子,阿爹,我带你出去吃饭吧。”

  考虑到虞东海平时的节俭作风,虞凰又说:“这附近不是有一家御膳酒楼吗?我是那家店的会员,每个月都有一次免费用餐的机会,不去也是浪费。”

  虞凰这样说,只是为了减轻虞东海的心理负担。

  虞东海一听说有免费的赠送用餐机会,顿时动心了。“御膳酒楼吗?那可是一家出名的酒楼,那家酒楼的鱼皮是少爷最爱…”说到这里,虞东海突然沉默了下来。

  少爷?

  虞凰挑眉,问他:“阿爹年轻时候在大户人家工作吗?”

  虞东海有些悲伤的看着她,半晌后才摇着头,叹道:“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都记不清了。”虞东海不肯透露,虞凰也撬不开他的嘴巴。

  “我身上衣服都脏了,我去换身衣服。”虞东海回屋去换了一件浅灰色衬衫跟黑色西装裤,衣服依然不合身,但洗的很干净。

  酒楼离城中村开车需要二十几分钟的路程,虞凰准备坐出租车,但虞东海说他有一辆三轮电瓶车。

  “我平时都开三轮车出去摆摊卖钵钵鸡,咱们可以开三轮车过去。”说完,虞东海才意识到不妥,“算了,我们还是坐出租车吧。”虞凰是大明星,坐三轮车这种事被拍到了,是会被全网嘲笑的。

  虞凰盯着院子里那辆唯一的三轮车,却笑了起来,她说:“三轮车挺好,能遮风能挡雨,咱就坐这个。”

  在末日时代生活了两百年,虞凰除了不会开黄车外,别的车都会开。

  区区三轮车根本难不倒她。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