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帝歌)

007 爱之深,情之切

  虞东海眼巴巴地盯着医院大楼,他从新闻中得知虞凰就在这家医院里接受治疗。

  这二十多天来,虞东海隔三差五就要来医院门口站一会儿。他心里牵挂着虞凰的身体,想要去见那孩子一面,可只要一想到是他没用,当年亲手将虞凰拱手送人了,便没脸去见虞凰。

  所谓爱之深情之切,不过如此。

  虞东海深陷在自责情绪中,并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女儿,就站在马路对面看着他。

  虞凰身旁是个拉着小货车卖水果的贩子,那小老板看到虞凰在打量马路对面那个男人,便主动开口问虞凰:“小姑娘,认识那个人吗?”

  虞凰打扮的低调,老板并没有将她认出来。

  原主因为女明星身份的原因,穿搭向来时尚,但虞凰却钟爱舒适的休闲装。她今天就低调的穿着一套浅灰色运动装,还用一块黑色的丝巾挡住了脸。

  别说是水果摊的老板了,就是虞凰粉丝会的会长站在她眼前,都不一定能将她认出来。

  没听到虞凰答话,老板也不在意,他自言自语地说:“那个人很奇怪,他每次来都只站在马路对边看着,从来不进医院里面去,也不知道是在顾虑什么。”

  注意到老板话中‘每次’这个说法,虞凰心里忽然蔓延开一股酸意,她问老板:“他经常来吗?”

  得到了虞凰的回应,老板兴致更高。他点点头,告诉虞凰:“是啊,隔两三天来一回。你说他一个瘸子,来来回回多不方便。”

  虞凰盯着虞东海那截空荡荡的裤管,垂下了眼眸。

  虞东海心里实在是太挂怀那个孩子的情况了,他站在原地犹豫了很久,最终还鼓足勇气,握紧了拐杖,一瘸一拐地穿过马路朝医院大门口走去。

  水果摊老板瞧见了这一幕,哟了一声,怪惊讶的。“哟,今天这是打算进去了?”

  注意到虞东海走到医院门口后,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往回走。老板挑了下眉,咬了颗葡萄,摇头说:“看样子还是不打算进去。”

  虞凰却瞧见虞东海拄着拐杖朝水果摊走来了,她忙往旁边挪了几步,用伞挡住侧脸。

  见虞东海朝自己的摊位走来,水果摊老板忙站直了,热情地问道:“买点什么?”

  虞东海问老板:“老板,樱桃多少钱一斤?”他常年喝酒,声音被烈酒滚泡久了,有些哑。

  老板看了他的腿一眼,才说:“今年便宜了,55一斤。”

  虞东海摸了摸兜里的钱,掏出一张50的。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声音很轻地问老板:“老板,50一斤,卖我一斤,成不?”

  老板念在虞东海也不容易的份上,软了心肠。“算了,就给你50吧,看你也不容易。”他拿了个塑料袋,边帮虞东海挑选樱桃,边问他:“我在这里见过你好几回了,有亲人在里面?”

  虞东海又舔了舔唇,含糊地应了声:“嗯。”

  “什么病啊?”

  虞东海说:“烧伤。”

  “怎么个情况啊?”

  “亲戚女儿,才十多岁呢,毁容了。”

  听了这话,老板忍不住叹道:“造孽啊,才十多岁的就毁容了,以后怕是嫁不出去咯。”

  想到什么,老板又八卦地说道:“前些天有个女明星烧伤毁容了,也住在这里,这些天,我总看到她的小粉丝们在医院附近转悠。那个比你亲戚的女儿更惨。”

  听到老板的感慨,虞东海也不说话,但眼睛里却装满了泪水。

  老板见他伤心了,也没再废话,直接将东西塞到虞东海怀里,“给你,刚好一斤。”

  “谢谢老板。”虞东海将钱递给老板,这才拎着那斤樱桃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虞凰转身望着那人踽踽前行的背影,表情非常复杂。

  原主跟虞东海分开的时候才三岁,所以许多记忆都不清楚了。但虞凰还是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了一些片段。

  当年工作人员给虞凰寻了十几户好人家,有姓刘的姓黄的姓谢的,但虞凰却选了虞家。当时工作人员都夸她聪明,挑了个家境最好的家庭。只有原主心里清楚,她只是想要找个跟阿爹一样姓虞的人家。

  那时候虞凰以为,所有姓虞的都是好人。

  后来虞如风夫妇用15年的时间给她上了一堂课,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姓虞的都是好人,但虞东海一定是好人。

  虞凰站在原地踌躇了片刻,才默默地跟了上去。

  .

  虞东海坐电梯去了烧伤科,他穿过电梯厅走向病房,却被护士拦住。护士告诉他:“不好意思大叔,那边是VIP病房区,没有病人或家属允许,你是不能进去的。”

  虞东海愣住。

  VIP病房吗?

  虞东海有些无措,忍不住低头打量起自己的衣着来。

  他身上的衣服虽然干净,布料却洗的有些褪色了,尺码偏大还不贴身。头顶的草帽跟腋下的拐杖,更是将‘底层贫民’四个字刻在了他的脑门上。

  这样的他,不被拦下来才怪。

  见不到那孩子,虞东海突然又松了口气,他将水果袋递给护士,态度客气地求道:“护士啊,能帮我把这樱桃给病人送去吗?”

  那孩子最喜欢吃樱桃了,小时候一口气能吃一碗,又因为年纪小怕她卡着了,虞东海总是先用手掰开果肉取出核再给她吃。

  护士盯着袋子里的樱桃,到底还是点了头。“病人叫什么?”

  虞东海左右看了看,像是怕被人听见他跟虞凰认识,会丢了虞凰的脸一样,声音很轻地应道:“虞凰。”

  护士这些天接待了不少虞凰的粉丝,便理所当然的将虞东海理解成是虞凰的粉丝。她心道小丫头魅力还挺大,连一把年纪的残疾大叔都跑来慰问她。

  “你是她的粉丝吗?”护士告诉他:“虞凰已经出院了,你还是回去吧。”

  “就出院了?”

  “嗯,出院了。”

  虞东海在原地站了半晌,最后只能拎着樱桃原路返回。

  下楼的电梯里人挺多的,虞东海站在前面,没注意到虞凰就站在人群的最后面。他拎着那袋子樱桃走出医院,路过那个水果摊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来问水果摊老板:“老板,这樱桃我没碰过,能还给你吗?”

  老板是大写的服气!

  在医院门口摆摊几年了,他第一次见到买了50块钱水果,没送出去又来还的人。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