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停止你的张三行为》作者:策马听风

文案

【星际abo文】
陆盐是‘贫民窟’肆意生长的荆棘,心思险恶一omega.
赫淮是伯爵之子,会弹钢琴,做手工,烤小饼干,还插花的小公主型alpha。
当荆棘遇见小公主。
陆盐:他怎么比我还o?

赫淮:他身上好香。

26岁时,陆盐被星际第一军校录取,成为那届年纪最大的学员,还很碰上了军校有史以来,最‘臭名昭著’的教官。
陆盐看着淬着寒芒,气场三米八的教官,表情龟裂。
居然是……‘小公主’!?
七年前,他跟赫淮除了成结标记,其他该做的都做了。
但陆盐还是一脚踹了他,一消失就是七年。

没想到怨侣终成——师生。

男人将陆盐死死摁在墙上,眸底幽深暗沉。
“昨天晚上,忘记一件最重要的事——标记你。”
陆盐感受着暴虐的信息素,他喉咙梗了梗。
艹,我可爱的小公主哪里去了?
这变态谁啊!

心狠手辣.口嫌体正直强受x前期小公主,后期真大佬的腹黑攻。

评查看

正文

陆盐站在花洒下,双手撑着墙上。

  温热的水流,自他锋锐的眉眼淌下,舔舐着劲瘦结实的肩背,一路向下,从垒着六块整齐平坦的腹肌,坠到冰冷的地面。

  他蜜色的肌肤上,印满了深深浅浅的咬痕。

  陆盐仰头冲刷着自己,想将身体的疲倦,统统冲进下水道。

  他已经被限制自由好几天了,这种生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陆盐烦躁地抹去脸上的水。

  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门突然被打开。

  弥漫的水雾,迫不及待朝门口涌去。

  陆盐冷冷地看了过去。

  浴室口站着一个人,穿着硬挺的星际军装,银灰色的肩章淬着寒芒。

  他身量极高,五官深邃鲜明,斜飞入鬓的长眉,漆黑凌厉。

  男人看着陆盐,冰蓝色眼眸被橘色的暖光,细细勾描出一层浅淡的光,眸底幽深暗沉,欲海翻腾。

  只对视了片刻,陆盐沉下脸,猛地拽过花洒,朝男人喷了过去。

  充足密集的水流,冲击在眼皮时,男人没有本能地闭眼,反而上前,扣住陆盐的双手。

  他抽过一旁的毛巾,利索地捆住了陆盐的双手。

  男人将陆盐死死摁在墙上,膝盖抵着膝盖,他扣住陆盐的下颌,不由分说吻了下来。

  陆盐越挣扎,他吻的越凶狠。

  似乎想将陆盐生吞活剥。

  浴室满是强势暴虐的信息素,陆盐对这种气味很敏感,小腿都软了软。

  他妈的,对于自己的本能,陆盐十分恼怒。

  在陆盐窒息之前,男人总算放开了他,但仍旧从身后紧紧锢着他的腰。

  陆盐动弹不得,低低喘息着,眼尾绯红。

  “昨天晚上,光顾着做了,忘记一件最重要的事——”男人贴在陆盐耳边,嗓音暗哑,“我还没标记你。”

  陆盐涣散的瞳孔,猛地一缩,暴怒道:“你想都别想!”

  男人眼神暗了暗,低头重重咬进了陆盐的腺体。

  陆盐脊背一僵,声音跟着颤了颤,“赫淮,你他妈别跟我耍混。”

  这话说的毫无威势,身后那人又咬进了一分。

  熟悉的信息素,仿佛决堤的潮水,瞬间席卷了陆盐的四肢百骸。

  omega的本能,让陆盐渴望Alpha的标记。

  -

  陆盐跟赫淮的孽缘,要追溯他12岁的时候。

  那年,陆盐刚分化成omega没多久,就被人送到了佩洛斯伯爵府。

  在伯爵府的会客厅,陆盐看见了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孩。

  男孩金发蓝眸,唇红齿白,长的精致漂亮,他就是赫淮.佩洛斯。

  经过基因检测,陆盐跟赫淮的信息素融合度,高达百分之百。

  从星际元年到今天,基因结构越来越复杂,信息素也跟着进化。

  基因优化的后果是——AO信息素配比度越来越低,生育率也大幅下降。

  像陆盐跟赫淮这么高的匹配度,已经十分罕见了,更别说陆盐还是凤毛麟角的s级omega。

  跟大多数omega体能、精神力弱不同,s级omega综合能力很强,甚至能超过alpha。

  陆盐跟赫淮的信息素匹配度100%,这就意味着——如果有一天赫淮走向战场,那陆盐会是他最佳的战友。

  信息素强大的alpha,精神力很容易暴走,陆盐既能安抚赫淮,又能配合他作战。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陆盐更适合做赫淮的伴侣。

  所以对赫淮父母来说,陆盐简直是天降的惊喜。

  事实上,陆盐不仅不是惊喜,反而是惊吓,因为他拐走了赫淮。

  陆盐10岁那年,父母就离开了他,一直照顾他的奶奶也在几个月前去世。

  他是以孤儿的名义,被佩洛斯伯爵收养了.

  其实陆盐并不是孤儿,他的母亲可能尚在人间,并没有去世。

  为了印证这个可能性,陆盐想去NE11T星球找他母亲。

  NE11T是一个废星,那里氧气稀薄,资源贫瘠,甚至都没有原著居民。

  两年前,他母亲坐的飞船被帝国星舰,逼迫着降落到NE11T,至今一点消息都没有。

  所以陆盐需要一大笔钱,雇佣一艘燃料充足的星舰,去NE11T找他母亲。

  被逼到NE11T星的人,不止是陆盐的母亲,还有一部分人也想去这个无人星球救人。

  三个月前,陆盐分化成s级omega,通过基因检测,发现他跟赫淮的匹配度很高,那些人就制定了这个计划。

  他们先把陆盐送到了孤儿院,让孤儿院的人,联系到洛佩斯伯爵。

  等陆盐在公爵府,跟赫淮混熟后,然后将赫淮骗出来,绑到被帝国抛弃的垃圾星,再勒索赫淮的父亲。

  陆盐会同意这个计划,不单纯是为了钱。

  他父亲是被赫淮的父亲害死,他母亲也是被赫淮的父亲逼到了NE11T星球。

  -

  陆盐低头喝着碗里的高蛋白浓汤。

  这种汤寡淡无味,只能满足人体的基本需求,是垃圾星居民的主要食物。

  吃饭时,其他人商量着怎么避开联邦帝国的通讯追踪,把赎金金额告诉洛佩斯伯爵。

  陆盐心不在焉地听着,目光却飘向不远处的赫淮。

  赫淮坐在合金材质的椅子上,手脚都被捆住了。

  他还穿着出来时的那套衣服,只不过衬衫上的水晶纽扣崩掉了两颗,衣襟跟袖口又脏又皱。

  那头碎金的短发,软趴趴地搭在额前,遮住了他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看起来单薄又可怜。

  陆盐抿了抿唇,低头舀了勺褐色的粘稠浓汤,面无表情地吞咽进胃。

  喝完高蛋白浓汤,陆盐又盛了一碗。

  见他要给赫淮送饭,坐在对面的德尔吹了声口哨,“啧,这是要给你的小男友送饭?”

  陆盐没理德尔恶意的调侃,端着汤朝赫淮走去。

  听到脚步声,赫淮的长睫动了动,抬头去看陆盐。

  赫淮的嘴唇十分干,甚至起了皮,神情迷茫。

  “吃饭。”陆盐没什么表情地说。

  赫淮看了一眼陆盐,目光又转向那群凶神恶煞的人,他轻轻开口,“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嗯。”

  赫淮愣了愣,低落地垂下眼睛,“为什么?”

  陆盐:“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钱。”

  赫淮抬起头,“我有钱,你想要钱,我可以把我存的钱都给你,我账户有好多……”

  不等赫淮说完,陆盐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我要几千万星际币,你有这么多?”

  赫淮不说话了,看了陆盐好一会儿,才讷讷地问他,“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可以跟我父亲说,要是他不愿意给,我还有一颗‘海蓝之心’的蓝宝石,那个很值钱,我送给你。”

  陆盐莫名烦躁,口气更不好了,“不需要!我用这种办法,同样可以从你父亲手里弄到钱。”

  赫淮的嘴唇蠕动了一下,眼底的光渐渐暗下,他低下头不再说话。

  陆盐面无表情地舀了一勺汤,放到了赫淮面前。

  “吃饭。”

  赫淮没动。

  陆盐拧起眉头,把汤勺放在赫淮嘴边。

  “吃饭。”

  赫淮闭上眼睛,还是没动。

  陆盐举着汤勺好半天,赫淮就是不张嘴,他又将汤勺往赫淮嘴里送进一分,没想到对方却别开了脑袋。

  陆盐心里更火了,声音紧绷,“你到底吃不吃?”

  赫淮还是不说话。

  陆盐哐地一声,将汤勺砸进了碗里,撂下句‘爱吃不吃’就走了。

  赫淮这才抬起头,看着陆盐离去的背影,他紧抿的唇松了松,眼睫慢慢垂下。

  -

  垃圾星不仅资源匮乏,气温还非常恶劣,昼夜温差很大。

  今天地表温度70多度。

  头顶之上的太阳,就像一个大型烘干机,一点点榨取着身体的水分。

  原本就破败不堪的垃圾星,在高温的蒸烤下,仿佛一片枯黄的落叶,轻轻一踩,似乎就碎了。

  陆盐坐在废弃工厂投下的阴影,拿出他母亲给他做的星舰模型,在地上摆弄着。

  模型由上万块小零件组成,是他母亲花了两个月,给他搭建出来的。

  陆盐闲着没事,会把战舰零部件拆了,自己再拼一遍。

  风带着烫伤的温度,拂过陆盐裸露在外的耳根,上面的汗珠,还没来得及烤干,又密密覆了一层。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温度太高,陆盐心里很烦躁,摆弄这些小零件,都不能让他平复心情。

  又拼了十来分钟,陆盐还是静不下来,索性把未搭建成的模型放了回去。

  刚整理好,陆盐就听见荒废的工厂中,传来打骂声。

  陆盐拎起模型木箱,快步进了工厂。

  一进去,就看见人高马大的德尔,拿着枪托在打赫淮。

  赫淮已经昏过去了,软软地瘫在合金椅子上,殷红的血顺着额头蜿蜒而下,染红了半张脸。

  陆盐心口瞬间腾起一股火,他走过去,猛地推开了德尔。

  “你打他干什么?”陆盐面容绷紧,神情阴郁。

  德尔踉跄了两步,瞪向陆盐,“你他妈有病?给老子滚开!”

  陆盐站在赫淮面前没动,冷冷地跟德尔对视着。

  深感被挑衅的德尔,抡起枪托要动手的时候,就听见一道声音,“你们干什么呢?”

  德尔看了一眼走过来的捷森特,气焰顿时一掐。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