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心窍》作者:荔枝很甜

文案

视财如命的皇后vs没有人性的皇帝

上辈子卓幸是被穷死的,重活一世,她什么都不在意,什么父母疼爱长兄关怀通通不要,唯钱财当道也。

什么?一纸诏书让她入宫为妃?

卓幸望着刚兴起的店面万般为难:“公公,卓家还有一女,您让皇上换换好吗?”
后来。

公公:“皇上,那个,那个幸妃在后宫卖胭脂,赚了不少钱银呢。”

皇帝:“哦?禁了。”

书评查看

正文

先帝崩逝四年有余,四年前太子赫连慎继位,时年刚满二十,改元号为盛安,从此盛安盛世,繁荣昌盛,百姓富足。

  这位不过二十有余的新帝,在众臣皆小觑时悄无声息的拔掉了朝内几个大獠牙,从此稳坐帝位,朝局稳定,后宫安逸,人称之盛安帝。

  盛安四年,户部尚书因虚假征税,中饱私囊被废,户部侍郎卓满忠升尚书。

  卓家这一次高升,让许久不与卓家往来的人都纷纷送来贺礼,门庭若市。而卓家除了这一件喜事,还有就是那从小养在元恩寺的小女卓琦要回来了。

  正因这正牌小姐要回府,芳和园里,家丁丫鬟出出入入,吵扰的很。

  粉萃从厨房端来汤药至此,眉头一蹙道:“你们脚步声就不能轻点,小姐病了需要静养!”

  这些个丫鬟家丁们全当听不见,偏殿里那个是哪门子小姐,正主要回来了,还不知她要不要移出芳和园呢。

  粉萃端着汤药不好再与这些个势利眼计较,憋着气进了偏殿。

  见卧榻上原本病了三天都未醒的人坐了起来,忙那些汤药走近,哭道:“小姐可醒了,您都病了三天了,可吓坏奴婢!”

  卓幸两眼恍惚,缓慢的转过头,不可置信得看着她前世的丫鬟粉萃,更对这满屋陈设回不过神来。

  她……不是死了吗?
  难道没死?卓府又将她接了回来?

  卓幸一时着急用了劲儿抓住粉萃的手腕,问:“如今是什么年份?”

  “什么什么年份,是盛安四年啊,小姐病了一场,难不成病糊涂了么?”

  粉萃急得想去请大夫,被卓幸拦住。

  卓幸一脸怔愣的瘫坐在床上,粉萃也不敢出声打扰她,只觉得小姐表情呆滞,莫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半响后,待卓幸想通了,她忽然笑出了声,更引得粉萃揪心,是真的烧糊涂了吧!

  之前因着卓幸病了,为让屋里通通风粉萃就没关南边那扇窗,这会儿一阵冷风灌进来,刚好将卓幸这会儿糊涂的脑子吹醒了。

  卓幸怕冷,怕极了。
  她身上只有一件薄衫,撑着软糯无力的身子走到窗边,仰头闭眼由着那风吹。

  盛安四年三月,初春,天寒,卓家小女回府,卓琦不喜与她同住一个园子,便让卓母给她另置了一个卧房。

  盛安四年十二月,冬至,天寒,卓家养女卓幸将卓府正牌小姐推入池中,天子脚下众人皆知,卓母一气之下将其赶出卓府。

  卓幸根根分明的睫毛抖了几下,记得那日她哭着喊着说自己委屈,跪在家门外求卓母不要赶她走。

  那一跪,让旁人看足了笑话。

  往后一年卓幸在外做女工养活自己,却因曾经卓家女的身份处处受人嘲讽,日子何其艰辛。

  日夜操劳,却贫苦交加,最终病的只剩一把骨头都没钱医治。

  盛安十年十二月,大寒。那年农收不好,许多穷苦百姓没能熬过那个冬天,卓幸亦是。

  十二月初六,她实在撑不住穿着粗衣来到卓府,请求卓母原谅,向卓琦下跪道歉,只求卓母能让她回到府中。

  可是没有,她跪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死在曾经的自家门口。

  想到这里,卓幸一把握紧了拳头,再睁眼时,那眼里已是一片清明。

  现在已经是卓琦回府的日子了,按照前世的发展,不多久她便要被赶出府去。

  “去拿一些艾叶来。”卓幸转身吩咐粉萃。

  她要赶紧将这病好利索了。

  粉萃应了,三步一回头的,总觉得小姐哪里不对劲。

  粉萃走后卓幸忙踱步到自己的梳妆台边,打开首饰盒细细盘点,将几支贵重的珠簪用帕子包起来塞在枕头下。

  如今她自知身体康健很重要,一刻都不敢懈怠,汤药一碗一碗灌下去,只为让身体快些好。

  毕竟也无人再会关心她,前世卓幸不懂,赖着不肯喝药,还让粉萃去找卓母与卓越行,想求得娘亲和哥哥的关心。

  可是想想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放在
  元恩寺养了十四年,好不容易回来了,哪里有功夫关心她这个养女。

  前世卓幸心里极恨,总觉得卓家亏欠了她,到死都仍不瞑目的瞪着卓家门匾。

  是她自己忘记了,卓家当年为何要收养她。卓幸还尚在襁褓就被扔在了元恩寺门前,正逢卓家夫妇上山敬香碰到。

  夫妇二人膝下只有一子,卓夫人又盼着儿女双全,此次敬香只为求女。

  大师说这婴儿眉间有一点红心,乃大吉之像,取之为幸,可助夫妇二人早日得女。

  幸,有期冀之意。

  果然收养卓幸不到一月,卓夫人便有了身孕,怀胎九月早产诞下一女,却因身子骨羸弱,只好送去元恩寺静养。

  如今重活一世,倒是看开了许多,卓家对自己有养育之恩,将她养到十五岁已是要万分感激的。

  这么一想,她心里又好受了很多。

  只是那卓琦……
  想到她,卓幸不免倒吸一口气,十四岁的年纪竟有如此构陷的本领,实在令人害怕。

  还有那粉萃,本是个贴心的丫头,不知何时被卓琦收买,竟作证亲眼看到她推了卓琦下水,使得卓幸百口莫辩。

  后来,她做了卓琦的贴身丫鬟。

  ——
  这日午后,卓家一众人都在门口接卓琦回府,场面算是大的了,可见这卓家小姐是极其受宠。

  本来外人还只是听说卓府还有个女儿,而这个一直被别人以为是正牌小姐的卓幸,居然只是个养女,连庶女都不是,只是个养女罢了。

  卓幸也跟在卓母后头,走个过场。

  其实想想也能明白卓琦为何要害她,身为卓府名正言顺的嫡小姐,却被她这不知道哪里来的养女占了身份。

  只因僧人一句话,落了个不干净的命格,卓母好不容易盼来的女儿为了她的往后只能忍痛将她送去寺里。

  当时那大师说了,十四年足矣,而如今正好满十四年。

  轿子一落,卓母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眼里还含着泪,口中喊着:“我的女儿啊……”

  卓幸虽是想开了不少,但看到卓琦穿着卓幸前世最爱的轻粉色走来时,心中还是别扭,即便卓琦戴着面纱看不清样子。

  卓琦一下轿,飞似的跑到卓母身边,拉着卓母就开始哭,那声音听的人骨头都软了。

  好不容易被哄到了里头,又是一顿痛哭,说着自己在元恩寺过得多么清苦,还说自己与一群僧人住了十四年,女儿家的清白都没有了。

  卓幸只盯着脚尖听,这话与上一世一模一样,算起来她也听了两回了。

  而卓母便不爱听这样的话,忙打断她道:“说的这是什么话,下月十五便是宫里选秀,你爹爹已经和人打好招呼,你去便是了!”

  “当真?”卓琦有些小雀跃,没想到自己一回来就能参加后宫选秀,说不准被皇上看上,还能给家中舔光呢!

  卓幸却是在心中替她长吁一口气,记得前世卓琦这次并没有选上,不止是卓琦,所有参加选秀的秀女都被打发了回来。

  卓琦顺利入宫,还是在盛安六年,也就是后年。

  虽不知为何,但反正这次卓母的愿望是落空了。

  母女二人在大堂又叙了许久,这才注意到一旁站着的卓幸。

  卓琦软糯糯的笑喊道:“姐姐,许久不见姐姐,姐姐出落的越发美艳了呢。”

  卓琦说的是真话,虽然她才是名正言顺的卓家女,样貌也算是拿得出手的,可比卓幸差了一截也是真的。

  卓幸抿嘴笑了笑,十分恭维道:“哪里,琦妹妹是不照镜子的吗,不知自己有多好看?”

  这话引得卓母与卓琦都笑了,卓母欣慰道:“见你们姐妹二人如此相爱,为娘也就放心了,往后你姐妹二人共居一园,互相照顾才是。”

  闻言,卓琦与卓幸皆是一僵。

  卓琦是因她本想寻借口自己一人住那芳和园,那园子本就是给卓家小姐准备的,她才是卓家小姐,自然是给她住的,与一个养女共住,说出去岂不是百般失了面子?

  而卓幸愣了愣,只是因为前世这个时候卓琦该要求卓母让她搬去西南边的小园子了,现在却被她一句恭维给打乱了。

  那这一世发生的事,是否会有很大差异?

  不过很快这姐妹二人便洋装起和睦的状态,二人都连连点头,卓琦更是自来熟的挽上卓幸的胳膊,说自己终于可以和姐姐一起生活了。

  这话说的不知有意无意,只卓母闻言一个劲儿的心疼,让人叫厨房炖了燕窝和鲍鱼,恨不得将十全大补汤都端上给她。

  卓益忠进宫面圣,这会儿还未回来,卓母说着要等晚些卓益忠回来了一家人热热闹闹吃顿饭,随后便让众人散了。

  卓母一走,卓琦像见不着她似的,只顾粘着卓越行,撒撒娇惹得卓越行宠爱的拍了拍她的脑袋,还道她都是要进宫选秀的大姑娘了,如此小孩子气,可如何是好。

  听此卓幸不由勾了勾嘴角,这个大姑娘心思深着呢,前世卓琦才进宫半年就从嫔位晋到贵妃之位,想必她死后卓琦一定过得风生水起,以她的心机,说不定后位也不是不可得的。。

  一行三人到了芳和园,卓越行就送到了门口。

  待卓越行也走了之后,卓琦彻底无视她了,自顾自走着,一群丫鬟簇拥过来,卓幸今日穿的素淡,这么一对比,她倒与这些个丫鬟没什么两样。

  原本伺候她的丫鬟除了粉萃还有另外两个,只不过卓琦来了,那俩丫头也不跟管家打个招呼,自己就去伺候卓琦。

  卓琦初次回府,又赏了丫鬟们一人一个银锭子,更是让人觉得没白跟了这个主子。

  哪里像偏殿的那位,一只铁公鸡。

  铁公鸡卓幸正准备打包珠宝去铺子卖了换钱,这些个东西往后她被赶出府就带不走了,还是趁早换成银子比较踏实。

  也亏的身边伺候的人少,粉萃一人做三个人的活,忙的无暇时时跟在她身边,卓幸才能有旁的时间来做这件事。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