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攻略的长公主》作者:麦田雪人

文案

长公主以为自己一手好牌,马上就天下之尊

她的皇帝亲哥就快死了

安插在大将军身边的刺客随时可以行动

太子是个傻子,太子妃精明、但娘家势弱

怎么看都是一局必胜好棋,让太子侄子当个傀儡皇帝,自己垂帘听政

天下马上握于掌中

只是,当万民成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长公主才明白,生杀大权不是那么好拿的

她被整个天下步步攻略

慈不掌兵,善不握权

对长公主而言

这天下就是刀俎

她愿为鱼肉

原名《天下刀俎》

晨起梳发

新来的宫女手重,长公主吃痛

正打算像平时一样,吩咐一声斩了

忽然,她就变成了榆树村的小桃

自此后,长公主身上发生了更多奇怪的事情

每当对谁有杀意,就会附身为此人的至亲

当天下人尽为至亲,只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殿内熏着淡香,窗上挂着暗色的贡品绸布做帘,遮住了外面的光。
  大太监在天还不亮就到了,守在床边,一步不离。
  宫女穿着软底的鞋,不敢走动,生怕扰了床上人的睡意。
  其实,床上的人已经醒了。
  长公主晋恪睁着眼睛,有些不太舒服。
  她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只觉得全身都恹恹。
  但她也不能躺太久,毕竟她的皇帝亲哥现在重病在床。皇帝在病重前下了圣旨,让皇妹晋恪辅助国事。
  太子脑子不太好,说句大不敬的,若是皇帝薨了,这天下晋恪随手就能握住。
  太子好糊弄,脑子不精明,随便哄一哄就行。
  但是太子妃很有些脑子,平常总是小心翼翼,从不留把柄。
  晋恪想自己掌权,肯定要把太子妃除了。
  日后,太子侄子当皇帝,晋恪自己垂帘摄个政。
  晋恪静静想了一会儿前路,终于稳了心。
  然后,她没作声,手在床板上轻轻拍了两下。
  晋恪的大太监声音轻柔:“公主殿下可是要起了?”
  晋恪“嗯”了一声。
  外面立刻忙碌起来。
  宫女快步走来,搀扶着晋恪起了床。
  她坐在梳妆镜前,大太监在一旁禀告朝堂上的事情。
  晋恪一边听,一边眯着眼,让宫女给自己洗漱、束发。
  她身前跪了个宫女净脸,身后也跪了个宫女束发。
  大太监叫步蟾,长相清秀,举手投足间的阴柔劲根本遮不住。
  他手段厉害,很多事,晋恪都倚重他。
  宫女轻柔地给长公主净了脸,另一个宫女上前,手里有搓热的玉肌散,里面混了百珍膏。
  晋恪闭上眼,宫女跪在地上,轻缓地把手里的养颜膏敷到了长公主脸上。
  膏体柔滑,温度适宜。
  晋恪全身都松弛了下来。
  忽然,她后脑一疼,刚生出的舒服劲一下子全没了。
  晋恪下意识伸手捂住后脑,扭头看到了身后呆住的宫女。
  大太监迅速上前,一脚把宫女踢歪在地,急急问:“公主可是伤着了?”
  那宫女才反应过来,趴在地上开始哭着求饶:“求殿下饶命,求殿下饶命……”
  她跪在地上不停磕头,可指缝里还挂着几根公主的头发。
  晋恪俯身,掐着宫女的下巴,细细端详她的脸。
  晋恪向来不记下人的名字。
  她心里装着天下,哪有闲心记这些无用的东西。
  但常在殿里这些,晋恪大多还是面熟的。
  这个应该是新来的。
  长相寡淡,眼睛不大,看着没什么福气。
  也许是晋恪这会儿头皮还有些疼,心情不多好,怎么看这宫女都觉得丑。
  她松了手,把手指在帕子上擦了擦。
  步蟾看出来她满脸的不悦,恰到好处提了句:“奴才马上把她处理了。”
  这样不会伺候人的,自然是要处理的。
  至于步蟾是怎么处理的,晋恪从来不管。
  她刚想“嗯”一声,忽然眼前一花。
  晋恪忙闭上眼,等她再睁开眼,就惊住了。
  刚刚她还在雕金砌玉的宫殿里,现在眼前满是枯败的庄稼。
  晋恪慌了,她想动,但又动不了。
  她挣扎着,始终没有办法挪动半步,最终只能放弃。
  但等她偃旗息鼓了,但她所在的这具身子,竟然走动了起来。
  晋恪对这个身子,根本没有掌控的能力。
  她好似成了孤魂野鬼,被困在普通人的皮囊里。
  晋恪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也从未听过这样的故事,这事比她在戏台子上听过的鬼怪之说更为惊世骇俗。
  晋恪慌了片刻,就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她可是以后要握天下大权的人,怎么能被这等小事吓住?
  许是一场梦,她这样告诉自己。
  也许是什么志怪之术。
  但她是皇族贵人,怎么可能被困在此处,自然能逢凶化吉!
  虽然晋恪还不知道怎么办才能回到自己身上去,但也稳住心神,暂时待着这里,想想办法。
  这具身子,走着走着路,竟然跑了起来。
  晋恪能看到眼前的所有。
  这具身体,似乎很壮实,跑得很快,晋恪没法细看。
  但眼前晃动着,她也能观察到,路边是一片黄土地,也有一片土屋子。
  这里似乎不富裕,晋恪有了第一个印象。
  之后,这具身体跑着跑着,似乎累了,发出了粗重的喘息声。
  这时候,晋恪才听清,好像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
  女孩跑到了村子的另一边,停在了一扇粗糙的木门前。
  女孩推开门,大声喊:“娘!爹!我回来了!”
  土屋里跑出来一个穿粗布衣的黑瘦女人:“小桃!以后别打那么多柴,你还长身体,压着长不高。”
  晋恪知道了自己暂居的身体叫小桃,这个黑瘦女人是小桃的娘。
  但小桃叫过的爹,没有出来。
  晋恪正奇怪。
  小桃放下身上的柴,跑进了屋里。
  屋子里黑乎乎一片,晋恪没看清里面的样子。
  等她终于能看清了,才看到屋子里简直要饭的都不如。
  有一个树根做的桌子,树枝编的凳子。
  还有两张床。
  晋恪从小锦衣玉食,她见过最贫穷的,就是她奶娘。
  即使是最贫穷的奶娘,家里也有四进的院子,还有几十个仆从。
  晋恪大受震撼。
  她一直觉得大晋国百姓生活都不错,怎么还有这么穷的?
  一瞬间,她都有些疑心起来,这到底是不是大晋?
  小桃往床边走去。
  晋恪这才看到,床上还有个人,那人盖着打补丁的被子,被子下一侧空荡荡的,只有一条腿。
  小桃喊了一声:“爹。”
  床上那人“呵呵”笑了起来:“小桃,快去喝口水吧。”
  小桃自己去了那个树根桌子那里,端了水来,给爹喝了几口,自己才喝。
  晋恪眼睁睁看着那碗浑浊的水送到了面前,心里一阵恶心。
  幸亏她的身体和小桃没有通感,不然真的会吐出来。
  这根本不是能喝的水,连宫里的污水都不如。
  之后,小桃又跑去了院子里,收拾柴火。她挑出来大小粗细差不多的,放在一边,另一些就放到了灶台边。
  那些大小粗细差不多的,被小桃拿去,给了躺在床上的爹。
  爹单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拿起来两根木条,然后,他除净树皮,开始编织了起来。
  小桃说:“爹,娘说你编的小匣子卖得好,你再编几个吧。”
  小桃的娘拿着锄头进了屋:“我再去田里一趟。”
  说完,她就走了。
  家里父女两个忙起来,一个帮忙除树皮,另一个编织。
  过了一会儿,院子里有了声响。
  “姐回来了吗?”一个女孩大着嗓门问。
  “来啦来啦!”小桃应声。
  有一个黑瘦的女孩走进来,身后还背着一个背篓。
  背篓里是个枯瘦的娃娃。
  女孩大抵只有七八岁,背着一个两岁不到的娃娃,很吃力。
  晋恪心里一阵怜悯,不知道这户人家怎么活下来的。
  若是她,过上了这种日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梨子,你去给果子喝点水,你自己也喝点。”
  梨子把果子放在地上,姐弟两个捧着有缺口的黑碗,大口大口喝那浑浊的水。
  晋恪心里一阵不自在,这么小的孩子……
  之后,三个孩子一起帮忙,搀着他们爹,扶到了院子里。
  果子帮不上忙,就提着爹的空荡荡的裤脚。
  梨子看了一眼爹的空裤腿:“爹,你这裤子没用了。”
  梨子的小脸非常正经:“不然裁下来给果子做衣服。”
  晋恪有些看不起她。
  这孩童不懂事,说出来的话,多伤她爹的心啊。
  但她爹竟然大声称赞起来:“梨子说得对!”
  小桃立刻跑到了屋里,拿了菜刀来,就要割掉他们爹的空裤脚。
  晋恪被惊得一时脑袋都空了。
  过了会儿,她才反应过来。
  这个家确实穷,许是真的没办法。
  到了午时,桃子去了灶台。
  她个子不算高,但是灶台是土垒成的,刚刚好够得着。
  梨子从背果子的背篓里拿出来一些青色的作物。
  晋恪不认识这是什么。
  但是梨子熟练地蹲在地上,把那些青色的东西择好。
  小桃就把这些东西放在了锅里,搞出来糊里糊涂的一份菜。
  晋恪觉得这些人活得挺不细致,什么都吃。
  然后,小桃又从屋里搞出来一碗黄乎乎的东西,在锅里加了水煮。
  就这样,一顿饭好了。
  一锅糊糊汤,一小盆不知道是什么的菜。
  他们娘回来之后,一家五口,对着这样的一顿饭吃了起来。
  他们吃的香喷喷,晋恪却看一眼都恶心。
  她打定主意,快快想办法,早日从这里逃出去。
  这样的日子,她看一眼,都是糟心。
  只是,目前还没有什么法子,她也就只能安生呆着。
  此后几天,晋恪觉得自己受尽了委屈。
  她被迫跟着小桃,在田里除草,在河里捞鱼,溅了一身的泥,最后还没看见一点鱼的影子。
  晋恪目光所及,到处都破败。
  偶尔,小桃也跟着娘,去城里卖爹编编织好的东西。
  娘不敢在城里大声叫卖,生怕招来了巡街的衙役,只蹲在墙角,等着旁人来问。
  东西卖的很慢。
  来了城里两次后,东西也没卖完,但田里的活着急,娘来不了了,就让小桃就带了梨子来了城里。
  梨子之前没进过城,挺稀奇。
  小桃拉着梨子的手,生怕走散。
  路边的包子铺发出诱人的香味。
  梨子扭着头看,她从没吃过这样的东西。
  小桃也没吃过,但她有些心疼妹妹。
  “不能吃,”小桃趴着梨子耳边轻声说:“那是人肉做的,只有大恶人才吃。”
  “村里的王二哥之前不是病死了吗,他的尸身就送到这里来了。”
  梨子被吓到了,收回视线,再也不敢看一眼。
  但晋恪在小桃的身体里,听到了她轻微的咽口水的声音。
  晋恪只觉得荒唐。
  一个包子而已。
  宫里的小宫女都是拿了包子喂鱼的。
  竟然成了两个小孩可望不可得的美味。
  这绝不是他们晋国。
  晋恪想,他们晋国治下英明,百姓安居乐业,怎么可能有这等事。
  作者有话说:
  最近隔日更,大家不要等啊,要早点休息,2022要当个早睡早起的小姑娘~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